被忽视的中国举重被“穷”死的33岁冠军

}

作为欧美心中绝对信仰,吕小军在外网上的训练视频每一条都超过上百万次播放,在人气上面甚至和知名网红“李子柒”不相上下。外国网友亲切的称他为“绝世美人”,甚至在不少健身房墙上都挂着吕小军的照片,每个健身爱好者都试图从他身上探索变强的秘籍。

几近完美的肌肉维度和线条,教科书一般的技术动作,抓举和挺举自带美感的协调性,棱角分明的国字方脸向世界展现着东方的美学。训练中的吕小军是业余爱好者梦寐以求的健美先生,而在竞技体育的舞台上,他是当之无愧的“中国军神”。

在本届奥运会81公斤的舞台夺金之后,37岁吕小军在三届奥运会的总成绩为两金一银,七届世锦赛总成绩五冠一亚。在过去主打的77公斤级别,共7次打破世界纪录。如今主攻的81公斤级,共5次打破世界纪录。

对比上个世纪举重界的传奇运动员三宅义信包揽25项世界纪录,三枚奥运奖牌,三次世锦赛冠军的成绩,吕小军也不遑多让。

在吕小军之前,现代奥运会历史上共涌现出156 位男子举重冠军,而在35岁以后还能夺冠的选手,在一百多年的举重史中只有一位——前苏联举重运动员普留克费尔德尔。

在新老交替极为残酷和激烈的举重项目,吕小军的存在无疑书写了新的神话,成为奥运历史上年龄最大的举重冠军。

这次东京奥运会不仅是吕小军一个人的高光时刻,中国举重队8人参赛,总共斩获7金1银,打破6项奥运纪录,也创造了队史上的最佳战绩。

就身体条件而言,黄种人臂展短,臀腿粗,腰腹力量强,小腿短,身体的协调性好,天然适合举重这项运动。建国之初,国家急需推翻“东亚病夫”的成见,而作为力量和强壮的代表,举重被赋予了超越体育运动本身的意义,在50年代就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扶持。

尽管民众的参与度不高,但举重项目在制的推动下迅速实现了弯道超车,在科学的训练和运动员的不断努力之下,中国很快就成为世界顶级的举重强国,1956年,陈镜开在“中苏举重友谊赛”中以挺举133公斤的成绩打破世界纪录,这也是中国历史上创造的第一个世界纪录。

在计划经济时代,体育从教育中剥离出来,专业体育又从体育中分化出来,成为了一个专门的“工种”,那时运动员可谓是最好的职业,本身就是“铁饭碗”,取得优异成绩后又能获得丰厚的物质奖励,在退役之后会得到国家的统一安置,生活保障根本不存在任何问题。

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,中国体育军团创造历史拿下15枚金牌。回国之后,金牌选手每人得到8000元的巨额奖金——约为当时一个大学毕业生10年的收入。

然而中国举重运动员这样美好的时光并没有维持太久,很快就遭遇了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。

电影《超越》里有一句台词:你常问我终点之后是什么,我现在告诉你,是伤痛。这句话,贯穿了大多数退役运动员的一生,举重运动员尤为如此。

2003年5月31日,名震一时的举重运动员才力由于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,导致肺内感染呼吸衰竭病逝,时年33岁,距他退役仅仅过去了不到五年。

在他的职业生涯取得40多个全国冠军,20多个亚洲冠军,是名副其实的“亚洲第一力士”,而他生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辽宁省体院的门卫,去世当天,家里存款仅有300元。

他同为举重运动员的妻子刘成菊在退役后,就职于沈阳市惠天热电二分公司第106号换热站,与才力俩人的工资加起来仅为1200元,抛去日常开销、二人治疗身体的医药费、孩子的奶粉钱之后所剩无几。

为了节省开支,才力去体院食堂蹭饭,结果被厨师嘲笑:“都不是运动员了,还来白吃白喝。”

两个举重运动员在赛场上能扛起数百斤的杠铃,在现实生活中却无法撑起家庭的重担。

体育蕴含激励人心的巨大力量,承载着民族情感。运动员激情挥洒的汗水铸就的荣誉,也令国人的内心无数次汹涌澎湃。但荣誉过后,运动员的生存状况很少被关注,运动员退役之后的悲剧,也远不止才力一个。

唐颖,亚锦赛水上项目拿到过冠军,退役后在服装店当营业员,月工资800元;

国内顶尖的运动员尚且如此,那些更多不为人知的名字,在城市角落过着怎样的生活可想而知。而其中,举重运动员往往是最艰苦的那一批。

举重运动员的艰难处境,往往并不主要来源于身体伤痛。在很多人的主观臆想中,举重是一项强消耗、伤身体、反人类的运动,但其实在各项运动伤残率的调查中,举重一般都位于中下等,远低于摔跤柔道、篮球排球。新闻中常常能够爆出篮球运动员半月板撕裂、跟腱断裂等直接终结职业生涯的重大伤病,但鲜有举重运动员受伤的报道。

射击运动员杨倩在夺得东京奥运会首金之后,有企业直接发微博说要送她一套房。

第一个冲进百米大战决赛的亚洲人苏炳添,是耐克、伊利等多个品牌的代言人,年度代言身价超千万。

中国乒乓球队一直与安踏保持着战略合作,此前中国联通等龙头企业也曾是乒乓球队的赞助商。

而本届奥运会伤愈复出,惊险夺冠的举重运动员谌利军,只是在男子67公斤级比赛夺冠当天短暂占据热搜,就淡出了公众视野。

举重远动员通常身高不高,长相朴实,大众对于他们肌肉密布的身材也并不买账,取得成绩后也很难获得额外的流量,因此很难像其他热门项目运动员一样破圈,把自己的名声变现。

谌利军可以说是本届奥运会的“最苦冠军”,谌家是村里的特困户,叔叔从小抱病,爸爸罹患脑癌,家里还有年迈的奶奶,虽然学校免去了他的学费,可他家连生活费都负担不起,是教练的资助才使他得以继续坚持举重。

比赛获得的收入通通用来给家人治病和还债,他至今住在湖南安化县杨林村的老房子里,家里唯一的电器是一个双开门冰箱,还是谌利军去年在美国得了世锦赛冠军后为家里添置的。

谌利军东京夺冠后,他的粉丝们闻讯赶来,在微博上、豆瓣上、虎扑上为他奔走呼告,隔空喊话品牌方,为他争取代言机会。终于在他夺冠后的第六天,得到了平安健康险伸来的橄榄枝。

当无数个疯狂训练的夜晚,最终却很难兑现成支撑生活的钞票,运动员们便陷入一个亘古的难题——理想与现实的难以调和。

中国的运动员培养体系重专业训练,轻视文化教育,虽然能够培养出顶级专业运动员,但专业运动员不一定都能转化为职业运动员。虽然只有一字之差,但却是完全不同的成长模式,也植根于不同的社会环境。

大洋彼岸的美国NBA联盟,经过75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北美体育乃至世界体育职业化的范本,它有着一整套人才培养、教体结合、商业运作、退役保障体系。

NBA联盟主要球员来源于NCAA,NCAA作为全美大学体育总会,未来职业体育明星的摇篮,它把最为优秀的球员送到NBA和其他职业赛场,同时也对未能征战职业篮球赛场学生的负责。在那里体育与文化教育双管齐下,高强度训练的同时,学生还有做不完的作业。

国内篮坛名宿尚平就曾在美国亲身体验过,据他透露,每名球员的日常训练强度和面临的学业压力都远远超出了预期,他们不仅需要在球场上竭尽全力,还要应付紧凑的学业安排,尚平更是被安排了1对1的学业辅导员。

虽然尚平最终没能在美国篮坛打出名堂,但大量的学习提升了他的眼界和学识,退役后的尚平在国内一家体育公司任职,工作之余他还攻读了北京大学MBA的学位。

除了对运动员进行更全面的培养,NBA的商业运作能力也十分先进,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9-20赛季联盟的篮球相关总收入为68.65亿美元,而在NBA效力的球员,也会因此拥有高额的工资。根据NBA1998年达成的劳资协议,即便是新加盟的球员一年最少也能得到30万美元。

而当NBA球员宣布退役之后,只要效力超过3年,每个月都会领到相应的退休金。

不仅如此,NBA周边产业也蓬勃发展,知名媒体ESPN每年创造100亿美元的收入;NBA下属的青少年培训机构,吸引了亚洲超过550万青少年、父母和教练进行参与;作为收藏品的NBA球星卡在今年7月拍出590万美金的天价。诸多产业的发展,让那些已经退役的运动员,都在这些自己相对熟悉的领域中开启新的职业生涯。

而这一切的前提,是篮球运动在世界有着极高的普及度,激烈的对抗、极富冲击力的比赛画面,能够满足对于竞技体育最原始的渴望。

在欧美国家,举重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,统计显示,2012年参与举重运动的美国人多达3900万,撸铁是健身房里最热门的项目。

而中国观众往往欣赏不来举重比赛。我们历史上就没有崇尚健美身材的传统,即便现在运动健身的生活方式已经深入人心,但是对力量训练还所知甚少,很少有力量训练的经验,健身房里最抢手的永远是跑步机。

在人们的印象里,举重运动员的身材普遍不高,尽管国家体育局多次辟谣,表示举重不会让人变矮,但仍有许多人相信举重会把人压矮。

由于对举重的规则也不甚清楚,往往在网上看到一些重量级举重选手如相扑运动员的身材,就以为举重运动员都长这样,但其实我国主打的是轻量级,运动员体重只有六七十公斤,身材往往非常健美。

除此之外,对于中国观众来说,举重的观赏性也比较差。举重本身是一项有着很高技术含量的运动,在简单的几个动作中,包含了力从地起、下肢发力、躯干传导,动作节奏还要保持连贯和精确,是技术和力量的完美结合。

但在大多数观众眼里,只有“举起来”和“没举起来”的差别,看不懂技术细节,只看到运动员表情狰狞,感到自己似乎也要被杠铃的重量压到窒息,毫无快感。

举重比赛都没多少人看,就更别说主动参与,甚至全民普及了,因此导致职业化程度非常低,知名运动员也没有很好的变现方式,退役之后,举重也无法给他们提供足够的岗位。

幸而中国举重队在东京奥运会的出色发挥,才让许多人意识到了中国举重的强悍,举重运动员才得以受到久违的关注。

邓亚萍过去曾对全球运动员说过一句话:当你选择成为职业运动员的那天起,一定要为退役的那天准备。

运动员的人生不止有赛场,生活处处是赛场。许多人在职业生涯的上半场将一切留在了训练场,下半场的人生路在何方仍充满着未知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